医生曾断言活不过4岁的脑瘫儿 如今已44岁还能自己写作赚稿费

奇迹的创造者 名字叫做母亲

版次:007    作者:刘翰书 通讯员 陈蕗颖 任前蔚 摄影报道来源:    2020年05月11日

◀娄必琳与儿子张勇

不放弃

“把所有精力放在他身上,

肯定能让他长大”

1976年3月,娄必琳在新疆的一个石棉矿上生下了二儿子张勇,不料医生告诉她:孩子可能有问题。矿上医疗水平有限,医生建议她带孩子去当地县城或者回老家找更好的医院看看。

起先,娄必琳并不相信医生的话。但孩子出生好几天后仍睁不开眼,整个人软软地像一摊软泥,她不得不信了。

还没出月子的娄必琳决定带着出生才15天的张勇去县城看病。从矿上去县城没有客车,她想方设法搭上了一辆去县城的货车,货车的驾驶室里坐不下,她就抱着儿子坐在货车车厢里。

3月的新疆,平均气温只有几度,娄必琳把身上的棉衣脱下来,紧紧地裹住襁褓中的儿子,一路颠簸着往县城医院赶,到了县城医院,之前还心存侥幸的娄必琳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医生告诉她:“可能是佝偻病,治不好。”娄必琳不信,坚持要让儿子住院治疗,这一住就是一年。

“三翻六坐”是婴幼儿发育的基本规律,可出生好几个月后,张勇却连抬头都很难,更别提爬行和学走路。年幼的时光,张勇是在妈妈的怀里长大的,吃饭、外出、上厕所都得靠娄必琳。

很多亲戚朋友都劝说娄必琳丢弃这个生病的孩子,可她坚持:“只要孩子活在世上一天,我都不会放弃他。”

张勇一岁多时,娄必琳带他回到南川,找到当时最好的儿科医生为他治病。医生确诊,张勇患有重度脑瘫,很可能活不过四岁。

娄必琳依旧不信,她坚信:“我不仅是要在他身上花费一些精力,而是会把我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他身上,肯定能让他长大。”在娄必琳的坚持下,张勇一天天长大,转眼就过了四岁,慢慢地,又长到了10岁。

顶梁柱

丈夫意外去世

一家生计全落在她身上

1986年,娄必琳和丈夫决定回到家乡,她和孩子先回南川,丈夫待处理好工作事宜后第二年再回家。当年8月,娄必琳带着12岁的大女儿、10岁的张勇、7岁的小儿子和全部家当,先坐了一整天的货车从矿上到火车站,又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到成都,再坐中转火车前往重庆,最后又坐客车,足足折腾了五六天才回到了南川。

丈夫却没能如约回来。第二年10月,娄必琳的丈夫因脑溢血在新疆去世,她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我没有工作,家里全部的收入就是矿上每个月给的生活费,4个人一共80元。”娄必琳回忆说,拿到生活费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一个月的米面粮油买齐,剩下的钱是孩子的学费和其他生活开支,日子过得很拮据。

为了更好地照顾儿子,娄必琳放弃外出工作,向亲戚朋友租借了一些地,靠卖菜来补贴家用。每天天不亮,她就挑着菜去街上卖,要是卖完菜时间还早,她就去地里干活,到了饭点,就将就卖剩的菜随便做一点。因为实在没有时间,一家四口都习惯了不吃早饭。

很骄傲

儿子不仅学会了写作

还能赚到稿费

在小小的家里,娄必琳每天忙前忙后照顾着儿子的饮食起居。

因为身体原因,张勇没有上过一天学,只是在娄必琳丈夫教女儿拼音时跟着学。谁也没想到,这个无心之举,让张勇学会了认字,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希望。

娄必琳回忆说,大女儿和小儿子的字典都是5块钱一本,而张勇向她提出想要的书是一本40元的《辞海》。虽然对当时的这个家庭来说,40元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可娄必琳还是花钱给他买了。如今,这本书已经用了十多年,书角早已泛黄发黑,可张勇凭借这本《辞海》认识了越来越多的字,还渐渐学会了写作。

娄必琳还清楚地记得张勇的第一笔稿费,那是南川区残联工作人员帮他投稿参赛所得,稿费加上奖金有足足3000元。接到通知后,娄必琳代儿子去领取稿费,一路上,她的脚步是前所未有的轻快,如果不是手里拿着稿费,她都觉得这也许是一场梦。

“原本让他看书写作,是不想让他的生活太无聊,从来没想过他还能凭着写的文章自己挣钱。”无论是谁提起张勇会写作这件事,娄必琳听到后眼睛都笑得弯弯的,言语之中也充满了自豪。

有希望

病情可能好转

她想看着儿子自己吃饭

前几年,娄必琳的右耳后长出了一个斑疹,不时流出脓水,本以为是小毛病,可到医院一检查,却被确诊患有冠心病,需要马上住院治疗。

听到医生的话,娄必琳连连摇头拒绝:“住不得院,我家里有个病娃儿,一天都离不得人,我要是住院了他怎么办?”直到外孙答应她每天买好食物送到家里去,娄必琳才同意住院,可刚过了三天,情况有所好转的她又坚持出院了。

娄必琳年纪越来越大,身体也越来越差,每天都要吃四五种治疗不同病的药。衰老和病痛,已经成为她无法回避的问题。

如果说张勇的未来是娄必琳最大的担忧,那么张勇的病情能够好转就是她最大的心愿,从孩子确诊为脑瘫那一天开始,娄必琳从未有过放弃治疗的想法。

“医生说张勇活不过4岁,今年他已经44岁,我相信我肯定能等到他好转的那天。”去年,一位脑瘫专家为张勇检查后认为病情还有好转的可能性,虽然还需要昂贵的药费和漫长的治疗时间,可再多的困难都比不过希望。

娄必琳说,或许有哪一天,她能等来一个好消息,到那个时候,她想看着儿子自己用双手吃饭。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刘翰书 通讯员 陈蕗颖 任前蔚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