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之路

版次:004    作者:向泰然来源:    2020年10月18日

重庆一中高2022级 向泰然

上帝所掷的骰子从来都不是被人捡到的。

许多人幻想未来,向往未知。幻想点缀生命,但远方的云非青天;向往活泼生命,但远处的河非沧海。我们不能成天幻想远方,只是向往,只是想往,而抛弃现实。能发现真理的人,勇气、智慧、气度,缺一不可。上帝的骰子是被探寻得到的,真理的钥匙是从上帝手中抢来的。勇气用于建构,学问用以解构,气度用来承受其崩塌。

“也许他一无所有,却至少有一股澎湃的热血与勇气。也许他不知走向哪里,却有着走向远方的决心。”广义相对论的奇性定理、黑洞面积定律、霍金辐射……这一切的发现成就了霍金,也成就了《时间简史》。纵使身残,但这份大勇气支持他去发现、去建构,描绘一幅装有宇宙的图卷,探寻最本质最纯粹的科学。龟宇宙、天圆地方、托勒密体系、哥白尼体系、弗里德曼闭合宇宙……新学说的建构代表着旧学说的崩塌,也象征着我们离真理的距离进一步缩短。“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对时空的敬畏转化为对其不懈探索的过程就是由文学到科学的过程。理性是科学的基础,也是建构的基础。在抛除主观意识上的恐惧与敬畏的过程中,勇气是最好的帮手。

解构是理论证实的必要步骤。这种剖析需要大学问大智慧。神而明之,继而心悦诚服。约翰·弥乐顿曾评:“头脑是他自己的住所,他在其中制造地狱的天空,也可以制造天空的地狱。”所建构之物可以曲高和寡,可以晦涩难懂,但必须经得起大智慧者的解构,经得起大学问者推敲,经得起普罗大众的诘问。在《时间简史》中,黑洞的霍金辐射引出人们对时空和信息何者更基本的诘问,一系列定律理论在层层质疑下完善精进,理论之光所向披靡、势不可挡。

科学的精进和更新,来源于一个接一个旧理论设想崩溃后一个接一个新理论设想的建构。每一个理论的提出都意味着其有崩塌的可能。霍金在书中曾言:“当爱因斯坦说道‘上帝不掷骰子’的时候,他错了。鉴于黑洞给我们的暗示,上帝不仅掷骰子,而且往往将骰子掷到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以迷惑我们。”当迷惑显身,疑云出现,人类所知的“真理”就像巨浪中颠簸的小船,摇摇欲坠,究竟是得以逃脱还是只留残骸也无人得知了。这时,就要有大气度。船只建立的过程所耗的心血和汗水,也只能挥手笑过,赶紧奔往寻求真理路上的下一个站点。换种方式作想,那已破碎的磐石在脚下铺成台阶,成为攀登真理高台不可或缺的一阶。

科学的发展是建构,解构,崩塌,再建构,再解构的过程。在一代代人堆砌的基石上,我们离真理越来越近。《时间简史》呈现的不仅是结论,更是接近结论的过程。洗涤人心的不是真理本身,而是接近真理的路程。

愿上帝所掷的骰子能被更多人发现。

安磊老师点评

科学的目标在于认识世界,而认识宇宙无疑是其中最恢宏也最富雄心的目标。在认知的科学性这一点上,波普尔提出的可证伪性可谓真知灼见。霍金根据前人一系列的研究成果,综合各种物理理论和宇宙起源假说,对宇宙的起源问题进行了系统性的思考,从科学精神的角度看,这必然包含着一个扬弃的过程。敢于解构,敢于在解构后去重构,这里面都需要巨大的勇气。看到科学在扬弃中的发展,看到证伪的重要性,在对科学精神认知上,本文无疑是深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