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诗与情的时代

版次:016    作者:来源:    2020年10月25日

重庆八中初二26班 黄橙子 指导老师:李安叙

穿庭弄树推窗问阁,花落舞弄如絮轻影。竟引心穿溯千古走进李唐。

一卷诗词,偶遇太白。相约并肩闯天下,任剑闯逍遥,“且放白鹿青崖间,虚行迹骑访名山。”共赏庐山上飞流直下的磅礴,天门山碧水东流的壮丽;细品洛城里忆故园情的孤寂,将进酒吐露内心的愤懑……装作已醉,令杨国忠捧墨,高力士脱靴,宫中行乐词笔下,潇潇洒洒。好一个豪放飘逸的太白!又好一首首豪放飘逸的诗章!大唐诗人皆如此,恣意诗章又何无?

皇宫灯火通明,浪漫与庄严的气质,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出雍容华贵,屋顶上密如鱼鳞的瓦片。御花园的亭台楼阁之间点缀着奇珍异草,各种奇怪的石头映入眼帘,气势不凡,突兀嶙峋。亭台楼阁,隐蔽在青松翠柏之中,假山怪石,花坛盆景,藤萝翠竹也点缀其中。在这金碧辉煌的皇宫,亦不是情之显现?

杨贵妃胜得玄宗宠爱,玉指清扬:音响,音落。真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呀!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轮轮转转,时光荏苒。唐玄宗的痴情,杨贵妃的美貌,最后化成了那股缠绵悱恻的冤仇,马嵬坡下的万念俱灰。一代佳人从手中流逝。杨贵妃的疼,也只有她和玄宗能体会吧。望那带走佳人魂魄的白绫,无不透出一丝苍凉之感。“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世事终有一个结束——唐朝将领安禄山与史思明背叛朝,发动了安史之乱。唐朝内忧外患,朝不保夕,岌岌可危。在相互影响下,这一繁荣切伟大的朝代被改写,在动荡中,盛唐不复存在。

唐,这个充满诗和情的时代:有像李白一样的伟大诗人,潇潇洒洒,一身白衣漠了风雪。也有像贵妃和玄宗的有情人,情谊深厚,一抹笑颜暖了寒冬。有那华丽的宫廷建筑和那独具风味的繁荣昌盛,惊艳流年……

如今的李唐都以随记忆泛黄,时代已铺垫起下个篇章。如今走进唐朝,却只是走进了过去,只是走进了诗与情的时代。

时光会总会把历史留下的物质磨平,那个时代已然成为记忆。但带不走的,只能是它的本质——诗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