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馐

版次:016    作者:来源:    2020年10月25日

重庆一中寄宿学校初2022届1班 罗丹 指导老师:宋涛

我喜欢故乡的羊肉粉。

故乡,有黛青的丘陵绵延,有澄碧的三江环拥,有矮房高厦和交横的街巷——以及处处坐落的粉店面馆。

仍旧记得,小学的某一次,我在这街边小店吃早餐。奔进店里,喊:“我要二两羊肉!”便听老人利落地应:“好,好,坐嘛!”不一会儿,热腾腾的粉端上了桌。快要迟到的我,夹起粉条便往嘴里送,便被烫得哇呜乱叫,泪珠泛出。老人收碗匆忙路过,好笑又担忧:“哎哟,小妹妹莫急嘛,刚好的粉烫得很!”返回时,放一个小碗和豆浆在我桌上,用粗糙的围裙擦擦手,冲我笑笑:“喏,妹妹把粉挑到小碗里面噻,冷会儿再吃。太咸了就喝豆浆!”

店里喧嚣,为这一细微的关怀注入烟火气。晨曦落在他脸上,金灿灿的。他脸上的笑容,像结满瓜子的葵花,吸满了香香的阳光。

又一天,我再回故乡,再品那暖乎乎的羊肉粉。

仍是那家店,仍是精神矍铄的老掌柜。麻利的动作,亲切的话语,日常的问候,还有那碗乳白的豆浆,一点都没变。

“小妹妹,吃啥子?”他迎过来,腰背微佝偻,笑得灿烂,像一棵缀满瓜子的向阳花。熟悉的温暖,涌上心头。

“二两羊肉。”看着他,我不自觉地笑了。

“好,坐吧,坐进来点噻,外面冷。”他依旧为我盛一碗热气腾腾的豆浆,“现在这天冷得很哪,莫被冻着了哈!”话毕,他又去迎接下一位客人,笑盈盈:“吃啥子嘛?”

我隐约看到了这几年来的他,忙碌着,笑着,关怀着——每天都是,一定。一些温度,被他传递给客人,每一位客人。

啊,就是这样人间几缕暖情,暖得恰到好处——早已在我记忆里蒙尘,一碗羊肉粉,又让它熠熠。

它的美味,更让我难以忘怀。

酱红的羊肉,白亮的米粉,青翠的香菜,蒸腾的热气……不只是诱人的外貌,香气,也霸道地占据了人们的鼻腔。每一个路过的人,咽咽口水,向店里张望。我捧起碗,只一口,便沉醉了。我想起浮士德迟迟不愿说的那句话,就让我说吧:“太美妙了,让这一刻静止吧!”

也不单单是为它的美味。也是想着一个山朗水清的小城,小城里热闹的小店,以及小店里,热情质朴的老掌柜,便更觉珍重。

仅一碗羊肉粉,我会记住那难以言说的美味,记住那烟火尘世中最质朴的关怀,记住生活中无处不在的温情。我更将记得,迎着阳光那一碗亮晶晶的羊肉粉,是怎样的动人心弦。

原来,羊肉粉并不单为一碗羊肉粉。吃,也可以是那样浸满温情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