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江游”迎来最年轻“80后”船长

之前的船长大多五十多岁,12月底通过考核后,田东将接过老船长樊强掌的舵

版次:006    作者: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纪文伶来源:    2020年11月19日

交运明月号观光游轮。 上游新闻记者 邹飞 摄

实习期即到的船长田东。

今年底,重庆“两江游”将正式迎来有史以来最年轻的“80后”船长。

田东是个地道的重庆崽儿。他经历了“两江游”从简陋的轮渡到现代化多功能星级游船,也亲眼见证了两岸风景更迭。他接待过柬埔寨国王,更迎接过千千万万对重庆充满向往的普通游客。

这个曾经梦想成为船长的青涩小男孩,实现了童年愿望,即将亲自掌舵,带着更多人驶进山城璀璨的夜色当中。

长江边长大,从小想当船长

田东家住在巴南区长江边,从小看着江上船只来来往往,悠扬的汽笛声成为点缀男孩梦境的明月光。趴在窗户上看着江面入神的田东,萌发了一个心愿:长大后当一名船长,亲自驾驶一艘大船。

2003年,田东最开始跑三峡游以及长江观光。从重庆到上海,这一路上的几十个码头、港口名字和情况他都能倒背如流。

田东也开过朝天门到洋人街的“交运轮渡02”。风里来雨里去,田东并不觉得苦,他从水手做到舵工,到二副,再到大副,2017年2月,他加入了重庆市客轮有限公司开始跑“两江游”。

两江游的知名游船“满江红”“交运明珠”“交运明月”他都开过。今年3月,38岁的田东终于成为“交运明月”轮的实习船长。12月底,通过考核后,“交运明月”老船长樊强就将把舵亲手交到年轻的田东手里。

“两江游”之前的船长大都是五十多岁。而这个遇事沉稳、经验丰富、技术能力强的“80后”无疑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每晚,他驾驶的“交运明月”从朝天门出发,沿嘉陵江上行,到洪崖洞掉头,出嘉陵江,沿着长江上行到储奇门,再掉头往下,进入嘉陵江,最后回到朝天门码头。在这一个小时里,山城的旖旎夜景尽收眼底。他可以把时间控制得分秒不差,又确保安全平稳。

亲自接回新版“满江红”

2018年,“满江红2.0版”诞生,全新打造的豪华游轮长约69米、宽17米,三层甲板,钢质双体结构,采用中式古典风格设计,充分融入巴渝山水文化特色。

“田东,你去把新‘满江红’接回来!”接到这个光荣任务,田东兴奋极了,心里充满了自豪。他详尽了解新船后,前往涪陵中江船厂“迎新”。9月12日,他换上一身熨烫整齐的制服,满心欢喜,就像去迎亲的新郎官。

在绚烂礼花中,崭新的大船缓缓开出厂,往重庆方向驶去。一路上,田东一分钟都没有离开船舵。到了重庆后,新船开始正式“上岗”,除了来“打卡”的游客,老重庆人也特别多,他们登上新的“满江红”,兴奋地拍照留念。田东在不远处微笑着看着他们,也分享到了这份欣喜。

柬埔寨国王也爱“两江游”

现在田东日常驾驶的“交运明月”游船是2017年重庆都市旅游节暨城际旅游交易会唯一接待游船,能载客500人,装修为现代中式风格,传统笨重的人力舵已被轻巧的电动液压舵代替,操作系统由人工换成了电动,哨子变成了对讲机,是“两江游”市场上最高端、大气、时尚的两江游船之一。

田东自豪地说,“交运明月号”多次承接过高端政务接待、新品发布及婚寿宴等个性化定制产品,最近还有年轻人在船上举行时尚派对,在两江如梦如幻的夜景中蹦迪。

2019年9月,柬埔寨国王西哈莫尼、副首相贡桑奥一行也来坐过他开的船,对重庆两江夜景赞不绝口。前两天,中欧班列的洽谈会也在船上举行,欣赏美景和工作两不误。

两江风光看不腻,想开船到退休

两江四岸的风景,田东从来就没有看腻过,近年来,随着重庆经济高速发展,两江四岸的景色越来越璀璨夺目。

在船上的田东,总是从另一个视角欣赏重庆,他经常发自内心地向外地朋友推介水上游览重庆的方式。

春节、国庆等传统节日,是田东和船员们最忙碌,也是最快乐的时候。经常听到来自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两江游”游客赞美重庆夜景,一句“哇,好美啊!”他就会暗暗高兴半天。每逢上客时,只要有空,田东都会站在甲板上迎接客人,热心介绍重庆的历史文化、美食、景点。这位年轻帅气的船长也成为了重庆“两江游”一道亮丽风景,经常会有乘客跑过来找他合影。

17年来,田东以船为家,在船上的时间比在家都多。而在他眼里,两江游船也好似家庭成员,一天不见就会想念。

休息时,田东也会像一名普通游客倚在船头,欣赏两岸流动的灯火,沉醉在瑰丽的山城夜景中。“重庆两江游是无可取代的,我想一直开船开到退休,慢慢陪着它经历更长的岁月……”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纪文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