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

版次:004    作者:来源:    2020年11月22日

南开中学初三16班 徐浩然 指导老师:谭悦

已入深秋。窗外,星夜,皓月。

这是在南开的第三个秋天,也是我成为南开学子的第三个年头。月光,也这般倾照三年。

记得初次与南开相逢,是在暮夜交替的黄昏:

天上舞着红绸的云跃动着,上面披着夕阳所迸发出的万缕金丝。晨昏线将天空割裂成两个部分,太阳从那头落下;月,这皎洁的精灵,却又从天界的这头欢愉地跑出来了,赶着为白云赋上一丝轻盈与柔情。南开正处在这日月的中央,面前川流不息,身后红霞万丈。而我,则在这川流之中,与南开撞了个满怀。眼前的南开,高大、美丽、神圣、富有生气又令人向往。

从那时起,我就在心中许愿,把在南开生活,作为我的梦想。

为之奋斗了很长时间,我终于又一次站在了南开的面前。但这一次,我可以面带微笑走进门内,而不是在思绪纷飞中,慢慢靠近,又渐渐远离。在南开的旅程,便在期待中开始了。

“咔嚓”,踏碎落叶,我迈出在南开的第一步。夏日的燥热已然远去,清秋的惬意迎面扑来。鸣声上下,落叶缤纷。阳光从枝叶的缝隙间钻出,秋风一吹,淡淡的暖意便撒遍全身。伸出手,放在视线与阳光交汇的地方,感受阳光从指间穿过,秋风在掌心环绕,若即若离。

移步上阶梯,眼前晃过无数形形色色的面孔,谨慎与些许胆怯从心底生出。寻寻觅觅半天,才在秋风的指引下步入大家庭中的那个小家。窗外的银杏招着手,把我们一个个都迎了进来;教室中崭新的桌椅被擦得锃亮,把光芒映射到同学们神采奕奕的脸上。等到嘈杂的呼声停止的时候,教室和心都逐渐归于平静。看老师们在讲台上自我介绍,同学们在座位上正襟危坐(或那时有些拘谨),家长们在后排凝视并祝福着孩子们。秋风刮过我脸庞,轻闭双眼,这和谐的场景就被永远定格在此刻,也许永远都消逝不了。

制定好了新的目标,生活便变得规律起来。生活,也成了一日一日的:

每每清晨月还未落,便要争着往学校赶去。清辉铺在大地上,也许是月放出了一夜光芒,所以剩下的更轻盈、更婉转,只在地上浅浅留了几尺。整理好衣装,最后披上挂在床头的一尺清辉,跟月道一声晚安,开始一天新的征程。行不多时,树下月影斑驳,模糊难寻,树上早已鸣声一片。悠然一身好心情,是一日生活的开始。

步子在书声下变得紧促,自己也连忙加入其间。晴雨天的晨读是大不相同的。晴天,应和的只有虫鸣鸟啼;而雨天,雨声、风响,甚至泥土溅开的声音,蚯蚓破土而出的声音,花开的声音……好比一场音乐会。

到了午间,去图书馆挑本好书,或名家散文,或古典名著,甚至一本诗集。在这个被称作“树最多的校园”之中,选一隅,小读片刻,若是有一杯咖啡,就快乐赛神仙了!

课上,老师们写的板书,像拼图,一块一块,拼成我们脑中绚丽的世界;老师们的谆谆教诲,像路标,一句一句,引导我们走向更广阔的大道。课间,欢乐定是不可少的,到处都传来同学们的嬉笑打闹声,还未脱童稚,却多了几分神气。在草坪上滚过了,操场上跑过了,篮球场上拼过了,树丛里钻过了,性子也就放开了。开始那丁儿胆怯早就没了,把这儿当作了自己的家。还有那些犯过的错,流过的泪……呵!想来,这样的生活不就是我们的青春吗?

一直奋战到深夜,又是月已高悬夜空。放下笔,揉揉双眼,抖抖双肩。

站在南开的门口,抬头,仍是一轮皓月,淡淡冷辉,抚平伤痛,照亮前方的路。

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