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开时见月

版次:004    作者:来源:    2020年11月22日

重庆一中寄宿学校初2022届2班 毛心铃 指导老师:宋涛

四下渐渐黑了起来,窗外覆上厚厚的霓虹灯。七点零一分,手机的数字每跳动一下,就越发带深了夜的黑。关下手机,最后的一点余光也破灭,有几丝颓意,眼睛被灯光照得有些刺痛,厨房一角的灯,照着像一角白色冰川,望见她在挪动的影子。

有些恍惚,好像前一秒因为我过度玩手机引发的争吵还悬挂在眼前。她涨红的脸似狮子血液中的一抹红。可不知怎么地,我丝毫不畏,最终她叹了气,收了那份强硬。我瞥见她的神情暗淡了许多,像一只失了氢的气球。

不想交谈,只剩下她的锅瓢脆响与几缕菜香。桌上是两双随意摆放的木筷,瞧见那盘中菜还冒着热气。点开桌旁一朵小灯,我含着筷沿,心中一点一点成了结。她从厨房走出来,围裙上的油层层叠叠,光背着让她看起来很老,气色很差。拉开木椅发出了令人发指的摩擦声。那声音就是无限放大后的老鼠啃食的声音,她听了后面色扭曲像一块面团被扯大。我心中一紧,多生了几分奇怪的讨厌。手机铃是一串打破寂静的鼓,手中握住的筷子被光影折断。她笨拙的将手中的油渍在围裙上蹭了蹭。那手似一把枯枝丫卡住了手机这枚叶。

昏暗的角落,一处亮起,好像一束夸大的极光,叫醒了角落的黑暗,屏幕上跳动着远方的信息……

父亲的声音,是父亲的声音!母亲脸上的几分愁虑被抹平,不自觉带上点点笑意。她本不精致的脸有了些红晕倒也显得可爱。声音不大,聊的就是些柴米油盐罢了,但她像听到了什么好事一样开心得有些像孩子,她终于眉间舒展,没了往日的皱痕。她递于我手机,那屏幕上赫然显出父亲的名字。

“喂,爸。”一句问候好像一把没有密语的钥匙解开了一串心结。电话那头传来他厚重的声音。不知道在远方的父亲还好吗?一家人的消费如同一重石压在他身上快要喘不过气,可是当他站在我面前一定是带着笑的。心中有几分暖意点缀,他的只言片语中有笑声穿梭,仿佛时光冻结般宁静,恍惚间,我能望见他那温暖的笑容,淡淡的暖在话语中交织,我抬头望见了她,母亲脸上的笑似乎同父亲的一样澄澈,那眉梢到嘴角都是藏不住的爱。

心中陡然生出一丝愧意,平时看似只用理家的母亲是否也有许多无形的压力?当我对她的用心良苦置之不理时,她是否也曾心寒?抬头躲闪的眼神与她撞了个满怀,此时她的笑那么真实透明,那份笑已许久未见,低头慢慢的微热充斥着眼眶。

和谐不是相同的,当我们日渐长大,思想也会慢慢改变,年幼时的争吵,喋喋不休,不肯退让;青年时争吵,采取冷战,互不理睬。我们总会向自己最亲近的人表现出最真实的自己,亲人之间总是避免不了关于琐事的争吵,所以很多时候两颗连着的心却在眼中印着满目悲凉。但是不要失望,不要难过。因为就像当微风吹开了厚重的云,我们总能望得见明月闪烁。

“嘟嘟……”不经意便聊了许久,终于那头放了电话,无线的电波中断。家中恢复往日平静,可她脸上的笑脸一缕一缕并未减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