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货拉拉搬家途中 23岁女子跳车身亡

货拉拉 罗生门 家属:搬家行程中,货拉拉司机曾三次偏航 司机:不懂导航操作导致,三次后女子跳车 货拉拉:警方仍在调查,尚未形成定性结论

版次:007    作者:来源:    2021年02月23日

涉事面包车

车莎莎

路线对比图

21日晚,一条“23岁女生在货拉拉车上跳窗身亡”的新闻在网络传播并引发大量关注。2月6日晚9点,湖南长沙23岁的车莎莎从货拉拉副驾驶跳窗,后经抢救无效不幸离世。根据有关报道称,在本次行程中,货拉拉司机曾三次偏航。

死者弟弟:搬家路上出事

车莎莎的弟弟发布文章显示,2月6日晚上8点,车莎莎从天一美庭搬家到梅溪湖步步高公寓,车程约10公里。

2月6日晚上9点17分,车莎莎上了车牌号为“湘A DA6557”的货拉拉面包车,9点24分,车莎莎还在工作群和同事互动,看不出有情绪异常。

9点30分,货拉拉司机拨打了120和110,称车莎莎因为面包车三次偏航,在岳麓区曲苑路跳车窗了,120赶到现场时,车莎莎已经倒在血泊中昏迷不醒,随后被紧急送往岳麓区航天医院进行抢救。2月10日,因抢救无效,车莎莎去世。

车莎莎的家属对此提出质疑:肇事司机为什么不选择正常导航路线及平台要求路线,而是舍近求远选择一条没有监控的道路?是不是早有预谋?货拉拉有没有对司机进行相关的安全审核?

货拉拉:尚未形成定性结论

21日晚,货拉拉官方微博发布关于长沙用户跳车事件的说明称,2月8日从警方获悉事件后,货拉拉“第一时间成立了专项处理小组,即刻配合警方提供所需的一切订单资料,并于2月9日抵达长沙与家属取得联系,表达深切歉意和负责到底的态度。在警方的安排下,货拉拉于2月11日与家属就善后事宜展开第一次商谈,但遗憾未能达成一致,由于当日为除夕,在警方建议并取得家属同意的情况下,双方约定在春节假期后继续商谈。”

货拉拉在声明中称,2月18日假期结束后,专项小组立即开展工作,并多次联系车女士的家属表达积极处理善后的意愿,于2月20日获得家属的回应。目前,货拉拉“正积极与家属约定商谈善后的时间”。

声明表示,目前长沙警方对事件的调查仍在持续,尚未形成定性结论。货拉拉将全力配合警方工作,承担平台应尽的责任。

长沙妇联:会第一时间介入

针对该事件,长沙市妇联相关工作人员昨日称,妇联相关部门正高度关注该事件,按照相关要求确保妇女权益得到维护。“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如果调查结果出来后,当事人家属向妇联求助,我们会第一时间介入,组织相关部门人员以及律师团队,确保妇女权益得到维护。”

估值将达100亿美元

货拉拉于2013在中国香港成立,2014年进入中国大陆,并坚持大陆与海外市场的双线发展,在货运O2O“百团大战”中脱颖而出。

2020年年末,货拉拉宣布完成5.15亿美元的E轮融资,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老股东跟投。据上证报中国证券网消息,货拉拉已完成8轮融资,并创造出1个月内融资20亿美元的纪录,投后估值将达到100亿美元。

公司定位从最初的“同城货运平台”,发展为涉及同城/跨城货运、企业版物流服务、搬家、零担、汽车租售及车后市场服务的互联网物流商城。

货拉拉称,截至2020年11月,其业务范围已覆盖352座中国大陆城市,平台月活司机48万,月活用户达720万。

投诉量达3265件

2018年8月5日,一名货拉拉司机屡屡出言骚扰一名女客户,客户曾试图向货拉拉投诉,但反馈却迟迟未得到受理。直到事件登上热搜进而发酵后,货拉拉才将这名司机封号处理。

2019年7月,货拉拉曾因擅自从事或变相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的违法行为而被深圳交警罚款一万元。

2020年5月4日,两位微博美妆大V爆料称在搬家时遭遇货拉拉司机漫天要价,短短1.2公里的路程竟开出了5400元的高价。货拉拉客服表示“搬运费用并没有统一标准”,引发网友们的口诛笔伐。货拉拉最终发布道歉声明,封号并清退了涉事司机。

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看到,货拉拉投诉量达3265件。

综合时代周报、封面新闻等

“侄女出事前没有任何异常”

22日上午,记者联系上车莎莎的叔叔车细强等家属。家属表示:“货拉拉的回应避实就虚,且协商不成功的原因在其拒不承担任何责任的态度。”

车细强说,今年23岁的车莎莎大学前年刚毕业,在湖南长沙某公司从事人力招聘工作。车莎莎叔叔表示侄女搬家当晚没有任何异常,“九点十几分的时候,她都还在和她阿姨也就是我爱人聊天说刚装好行李。”

车莎莎同事的群聊截图显示,21点24分时,车莎莎还在同事群中分享趣事。“我们都不敢相信在她还在给同事发消息的6分钟后她会跳车自杀。”车莎莎叔叔表示。

“司机不按导航走多次偏航”

车莎莎叔叔表示,事件中家属最大的疑惑就是司机为什么会多次偏航,驶向偏僻路线。

家属展示的平台截图显示,当晚司机并没有按照货拉拉平台推荐路线走西二环至枫林路行驶,而是走岳麓大道至下旺龙路,之后便频繁偏航绕路行驶到曲苑路上。

“旺龙路、佳园路、曲苑路那附近晚上路灯都基本没有,有的路段在夜里甚至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车莎莎叔叔说,侄女跳车的时间与地点都充满着疑点。

关于司机为何会多次偏航及车内是否有录音监控等措施,货拉拉官方曾回应家属称,司机端没有相关录音录像设备及措施。

“司机及平台一直没探望过”

家属事后向派出所询问调查进展时得知,因证据不足,涉事司机三天后便被警方释放,目前警方还在补充调查中。

货拉拉的官方说明中提到,2月8日公司便成立了专项工作小组积极与家属进行对接。但车莎莎的叔叔表示,对方与家属取得联系后却一直在不停改见面时间,没有人到医院探望过车莎莎及家属,直到11日车莎莎去世后第二天,双方才在民事协商会上见面。

“会上我们才知道涉事司机在笔录中承认了三次偏航,而他们公司还是坚持说是自杀,说自己没有任何责任,直到现在司机和公司都没人来慰问过家属。”车莎莎的叔叔说。

货运车辆 能否安上“黑匣子”

自交通运输部、工信部等7部委于2016年联合发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以来,在网约客运车辆上安装音视频采集装置,保障运营安全和乘客合法权益已经成为业界“标配”。那么,作为货运车辆,是否也需要安上“黑匣子”呢?

2020年11月2日,交通运输部官网发布了《道路运输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第一百二十三条明确指出,客运车辆、危险货物运输车辆、半挂牵引车以及总质量12000千克以上的载货车辆应当按照有关规定配备具有行驶记录功能的卫星定位装置和智能视频监控装置,并接入符合标准的监控平台。

据了解,对于普通货运车辆,目前暂时还没有车内监控的强制安装标准。据不完全统计,在货拉拉的所有车型中,中小型面包车占比超过70%,而且平台上的司机也多为个体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