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武隆后坪乡 天生聚宝盆 ○世界唯一的冲蚀型天坑群世界自然遗产、亚洲最长溶洞、天池苗寨…… ○后坪乡因地制宜,围绕“乡村旅游+”,脱贫路上正展现出“后发之势” 2020年04月20日

罗元发脸上的笑容也愈发多了起来。

曾经家境贫困的赵朋一家,现在其乐融融。

后坪乡文凤村第一书记邱靖杰。

天池苗寨大门。

干净整洁的后坪乡街道。

后坪乡利用丰富的自然旅游资源打造的苗寨景区。 上游新闻记者 李化 摄

后坪苗族土家族乡是重庆市18个深度贫困乡之一,地处桐梓山脉,位于武隆区东北部,位于武隆、丰都、彭水“一区两县”的交界处,幅员面积87.3平方公里,乡境内平均海拔约1200m。

乡镇档案

全乡辖6个行政村,其中白石村、文凤村、高坪村、中岭村4个村为市级贫困村,2014年识别建档立卡贫困户379户1512人,贫困发生率21.9%。

经过近几年的克难攻坚及动态管理,全乡实现贫困人口稳定脱贫365户1452人。

目前,全乡还有1户4人未脱贫。

脱贫“武艺”:

结合“三变”改革,激发乡村旅游新活力,村民吃上“旅游饭”。

2019年度全乡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566元、增长13.2%,其中贫困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9907元、增长21.3%。

目前,全乡81个深度脱贫攻坚项目开工81个,开工率100%,完工67个;乡村振兴项目15个全面开工,其中完工7个。

春分时节已过,重庆市武隆区后坪苗族土家族乡虽寒气逼人,但人勤春来早,忙碌的乡村已显得“热气腾腾”。

地处武隆、丰都、彭水三地交界处的后坪乡有着丰富的自然旅游资源,有着世界唯一的冲蚀型天坑群世界自然遗产、亚洲最长溶洞、天池苗寨……却因地处偏远、交通闭塞,人迹罕至,成为了重庆市18个深度贫困乡之一。

现在,后坪乡因打通了外联大通道,乡村旅游迎来契机,大山深处的村民吃上了“旅游饭”,脱贫路上后坪乡正展现出“后发之势”。

荷包鼓了

村民的笑容多了起来

海拔1100米的天池苗寨位于后坪乡文凤村二社,三面环山,背靠人头山,面朝山王墩,还有一边被乌龟山挡住了视线,只剩下一线天通联外界。江后路和桐后路从一线天蜿蜒而来,为当地村民带来了脱贫的希望。

因青壮年流失,产业为零,文凤村一度成了一个“空壳村”。2019年9月,天池苗寨开寨迎客前,世世代代居住在此的村民将这里唤作“天池坝”。

今年53岁的村民罗元发最近有点忙,“苗寨门口的游客中心工程复工了,我现在每天都去上班,一天能挣300元。”罗元发说。

罗元发口中的项目是天池苗寨入口处正在修建的文凤村便民(游客)服务中心。他盼望着工程早日竣工,苗寨景区又能上一个档次,他家的餐馆才更有盼头。

因妻子常年生病就医,罗元发曾是天池坝的建卡贫困户。“前些年,四处借钱看病。”罗元发告诉记者,尽管他每年都外出务工,但收入仍无法支撑家庭的各项开支。

如今不一样了,罗元发成了村里的“脱贫先锋”。

2018年,文凤村探索发展集体经济,成立了重庆市武隆区苗情乡村旅游股份合作社,村民以房子、土地入股,年底享受分红。

“正式入股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把家里的七间房租了出去。”罗元发笑着说,去年底,他拿到了21000多元的分红。

不仅如此,罗元发还在景区开起了特色餐馆,自去年开寨以来赚了7000多元。空闲时候,他还在苗寨的项目工地上做工挣钱。

旅游火了

全村的精气神都变了样

罗元发的“翻身仗”还得从武隆区打造天池苗寨乡村旅游示范点说起。

2018年,武隆区启动天池苗寨乡村旅游示范点标准化建设项目,推进“三变”改革,成立了重庆市武隆区苗情乡村旅游股份合作社。喀斯特旅游集团公司以300万元现金入股苗情乡村旅游股份合作社,44户农户以寨田土林房10年经营权入股,形成“公司+合作社+农户”的经营模式,采取“固定分红+收益分红”方式共同打造天池苗寨民宿精品,从而实现了“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壮大村集体经济,拓宽农民增收渠道。

39岁的赵川锋是天池苗寨的寨民,会开挖掘机,经常在外工作。外出看到风景优美的地方时,他总忍不住期待着天池坝变美的那一天。

终于,这一天来了。

“我记得当时股民会就连续开了15天,每天晚上七点左右开,有时会讨论到凌晨。”如今成了村民理事会成员的赵川锋说,一开始大家有疑虑,53户寨民只有44户入股,但这个顾虑在2019年9月开寨迎客后彻底打消了。

“开寨就火了,去年国庆节旅游人数达到了顶峰,苗寨内的民宿天天满房。”赵川锋说,当时,在街边卖麦粑的村民一天最多能收入2000元。

旅游火了,村民增收了,这下干劲更足了。去年10月,又有3户提出加入到合作社。

“现在明显感觉全村的精气神完全不一样了,地上有个垃圾,村民会主动捡起来。”赵川锋说,从来没想过,天池坝会有这么美的一天。他望着眼前的春色感叹,等到了夏天,漫山的野生杜鹃花开放,这里还将有另一番风味。

配套齐了

游客吃喝玩乐一网打尽

“邱书记,今年我想多种点萝卜,卖得出去不?”

“邱书记,你来了,快来坐。”

重庆市检察院第三分院检察官、武隆区后坪乡文凤村第一书记邱靖杰走进天池苗寨,寨民们热情地跟他打着招呼。

邱靖杰介绍,当前正是春耕备种的时节,村民们在地里开展玉米、黄瓜、刀豆等蔬菜的育苗劳作。

2年多前,他来此赴任,坐了近6个小时车,山路曲折颠簸,当时村里几乎没有年轻劳力。

如今,作为武隆区乡村旅游示范点,在保护苗寨原有特色基础上,天池苗寨已打造了民宿度假住宿区、苗医苗药体验区、特色美食加工区、民俗文化体验区和田园山野游憩区。同时,还恢复了苗家古式榨油坊、酿酒坊、面粉坊、苗药坊,建起茶肆、练歌坊和儿童乐园等可供游客参与、互动、体验项目10余个。

“目前,我们文凤村以二社天池苗寨景区为主导,带动发展一社养殖土鸡,三社依托水库打造水娱乐设施,四社发展蔬菜种植配套游客采摘,五社依托自然景观打造观光大道鸟瞰天坑,六社是后坪乡集市所在地,可以欣赏土家族和苗族不同建筑风貌。”邱靖杰说,要让游客来得了、住得下、吃得好、玩得开、带得走,吃喝玩乐“一网打尽”。

政策好了

离家16年的青年回乡了

去年9月,武隆区江口到后坪的路终于通车,武隆到后坪的车程从原来的3小时缩短至1.5小时,进出后坪乡的交通“大动脉”终于打通。

3月24日是后坪乡赶集日,26岁的赵朋也早早赶来,他买了一条鱼。骑着刚买的摩托车,20多分钟后他回到了位于后坪乡中岭村的家,这是一栋古色古香的吊脚楼。

对于才回乡不久的他来说,去年可以说是收获满满,靠着养蜂,他收入了10多万元,大年三十除夕夜,可爱的女儿出生了。

而这一切,他现在都觉得有做梦的感觉。

因为家境贫困,10岁时,赵朋就离家跟随姑姑去了柳州生活、打工。一走就是16年,后坪乡留给他的,只剩儿时的记忆。期间,他回来过两次。“当时只有一个感觉,远。”赵朋说。

2018年春节,这一次回乡改变了赵朋的人生道路。

“当时,江口到后坪的路已经在修了,以后去武隆只要一个半小时。”赵朋说,他深知“要致富,先修路”的道理,交通的巨变,让他看到了希望。

那次回来,他还看到了村民们开始养蜂,养鸡,发展各种产业。

去年年初,赵朋也带着自己的积蓄回乡创业。在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他开始养蜂,并得到了2万元创业启动资金,30箱蜜蜂和300只鸡崽。

现在,通过养殖蜜蜂和土鸡,一家人已成功“摘帽”,他还成了当地的脱贫榜样,并免费为其他养殖户提供技术支持。

赵朋告诉记者,今年他准备扩大养蜂规模,再买点鸡崽。“现在后坪乡村旅游发展得这么好,我打算再赚点钱,把吊脚楼装修一下,改成农家乐,我还去学了烤全羊技术,以后可以招待游客。”赵朋说。

产业旺了

山坳坳逐渐成了“聚宝盆”

如今,后坪乡因地制宜,围绕“乡村旅游+”,开启了乡村旅游的新征程。据介绍,按照规划,后坪乡将构建“三万五园”格局。即发展一万亩茶叶,一万亩中药材,一万群中蜂;五园:乡村旅游示范园、生态渔业园、高山蔬菜示范园、传统畜禽养殖示范园、水果采摘示范园。

今年,将再增加茶叶1000亩、银杏2000亩、大棚蔬菜200亩,加大对中华蜂的扶持管理,对在地产业逐一落实责任,进行科学化、系统化管理,精耕细作,确保特色农业项目建设一个、见效一个、带动一片,全面建成“三万五园”产业,推动农旅融合、文旅融合发展。

在后坪乡白石村、文凤村、高坪村、中岭村的杨懿、邱靖杰、周扬、胡庶红4位第一书记之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杨书记的菜、邱书记的寨、周书记的药材、胡书记的蜂糖不愁卖。

这正是当下的后坪乡产业发展的真实写照。后坪乡,这个被大山环绕的山坳坳,已逐渐成了青山之中的“聚宝盆”。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黎静 王倩